法甲

风鬼传说 第76章 银发

2019-10-13 00:13: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76章 银发

等到洛忍、曹雷、袁牧、丁冷、贾彩宣五人解决掉外面的敌人,冲进山神庙的大殿里,定睛一瞧,都被吓了一跳。

满地的尸体,满地的残肢断臂,地上、墙上乃至棚顶,千疮百孔,布满大大小小的窟窿和豁口,而且都已被鲜血洗刷得通通红。

整个大殿就如同人间地狱,血腥味刺鼻,令人作呕。

看到他们几人从外面进来,在尸体堆中又踉踉跄跄站起两人,这两位头上、身上全是血,手中还握有灵刀,血红的眼睛死死瞪着他们五人,但颤巍巍站起的身子又无力地摔倒下去。

咕噜!他们不约而同地吞口唾沫,互相看了看,然后异口同声地大喊道:“秀哥?秀哥?”

随着他们的叫喊,尸体堆中又有一人蠕动,同时慢慢抬起一只手臂。五人身子一震,急忙走上前去,拉住那只手臂,用力向外一拽,从一具尸体的下面拽出来一个‘血人’。

洛忍五人辨认了好一会才把他认出来,这个血人不是上官秀还是谁?

“秀哥?你……你哪里受伤了?”

上官秀脸色煞白,嘴唇发青,他缓缓摇头,有气无力地说道:“扶我起来打坐,还有,我怀中有药瓶,给我……吃一粒……”

曹雷等人七手八脚的把上官秀扶坐起来,洛忍则是从他怀中掏出一只小瓷瓶,打开盖子,倒出一颗药丸,塞进上官秀的口中。

随着这颗药丸下肚,上官秀坐在地上的身子终于不再打晃,他闭气凝神,运用纳灵归元,将在体内到处闯荡的外来灵气吸入丹田。

在他打坐的时候,曹雷惊呼道:“秀哥……秀哥的头发……”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上官秀的双鬓竟然变成了银白色。

他们分开也就一会的工夫,但这一会的工夫里,他的鬓发竟然变白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细看他的鬓发,并不是那种苍老的花白,而是富有光泽的银白。洛忍等人不知,这正是上官秀刚才频繁使用灵魄吞噬,反伤自身造成的。

“秀哥怎么会变成这样?”曹雷惊讶地问道。

“风鬼!”贾彩宣突然开口,目光呆滞地喃喃说道。

曹雷白了她一眼,气呼呼地道:“这个时候你还说风凉话?!”

贾彩宣没有理他,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上官秀的脸上。

这时,在他们的身侧传来一声轻响,众人下意识地扭头一瞧,只见一旁的墙壁上还钉着一人,一个女人,一根长枪把她的肩头刺穿,钉在墙壁上。

袁牧眼珠转了转,问道:“她……她会不会就是秀哥说的花蝶啊?”

洛忍急忙站在身形,走到女人近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你是花蝶姑娘?”

听闻问话声,花蝶低垂的脑袋微微抬起,先是看眼打坐的上官秀,再瞧瞧洛忍,她慢慢点下头。

洛忍急忙回头说道:“她就是秀哥要救的花蝶,半仙,快过来,帮她处理伤口!”

贾彩宣闻言起身,走到花蝶近前,看了看刺进她肩头的长枪,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她说道:“你忍着点!”说着话,她抱住花蝶的腰身,将她的身体一点点的向前挪。

枪身在体内摩擦的这种疼痛不是常人说能忍受的,而花蝶紧紧咬着嘴唇,硬是一声没吭。

在旁帮忙的洛忍等人暗暗咧嘴,心中同在嘀咕:这个姑娘可真够刚强的!

把花蝶从枪身上硬拉下来后,贾彩宣立刻捂住她肩膀的伤口,回头说道:“你们都先出去,阿牧,把秀哥的金疮药给我!”

袁牧连忙伸手入怀,掏出一只小瓷瓶,递给贾彩宣。这瓶金疮药是先前唐凌送给上官秀的那瓶,后来上官秀又给他用了。

洛忍等人正要转身走出去,花蝶声音微弱地说道:“先……先不要走,去……快去救其他人……”

“花蝶姑娘,你要我们去救谁?”现在满地的尸体、伤者,洛忍他们也分辨不出来谁是都卫府的人,谁又是叛党。

花蝶对身旁的贾彩宣说道:“扶我起来。”

贾彩宣犹豫片刻,还是搀扶着她站了起来。花蝶环视地上,抬手指了几个人,然后便无力地倒了下去。贾彩宣急忙撕开她的衣服,将金疮药涂抹在她的伤口上。

洛忍等人也没闲着,对花蝶刚才指过的人进行施救。

当上官秀从打坐中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他向四周环视

,正看到洛忍等人在忙碌地帮人包扎伤口。他重新闭上眼睛,运行体内的灵气。

刚才那一战他不记得自己总共吸食了多少的灵气,现在他的修为已从第五重灵化境的第五级,突破到第六重灵元境的第五级。

修为境界等于是一口气连跳了五级。

要知道灵化境之后的修为突破极难,每一级的提升,都需要修灵者长时间的修炼,而像上官秀这种爆发性的连跳五级的情况在旁人身上是永远不会发生的,旁人也理解不了。

当然了,修为境界的大幅提升所带来的代价就是上官秀的经络和内脏首创严重,一夕之间白了双鬓就是个明显的特征。

虽说在打坐之前他已经吃过丹药,但现在醒过来,他还是感觉到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剧痛感一阵阵的传来,血水也在腹腔之内不停的往上涌。

上官秀取出怀中的瓷瓶,再次倒出一颗丹药,吞进肚子里。这颗丹药下肚,上官秀感觉内脏总算是舒服了一些,他又静坐了好一会,然后慢慢站起身形。

“秀哥,你醒了!”看到上官秀站起,洛忍等人惊叫一声,纷纷围拢上去。“秀哥,你都快把我们吓死了,你到底哪里受伤了?”

上官秀打坐的时候,他们有仔细查看他的身体,没有发现伤口,他们也猜不出来上官秀到底伤了哪里。

他环视一眼周围的众人,缓缓摇头,说道:“我没事,只是受了些内伤。”他说得轻描淡写,其实只有他自己清楚,他这次是从鬼门关外逛了一圈回来的。

如果不是有顾青灵曾经送他的丹药,他想自己恐怕早就因内脏俱碎、吐血而亡了。不过,救命的丹药现在仅仅剩下两颗,自己的灵魄吞噬也实在是不能再用了。

“秀哥,你受的内伤也太吓人了,连……连你的头发都变白了。”曹雷看着他双鬓的银发,小心翼翼地说道。

“哦?”上官秀一怔,低头一瞧,这才看到垂下的鬓发已经变成银白色。他捏起一缕瞧瞧,笑道:“还挺漂亮的!”

众人本来都是满脸的忧心忡忡,听闻他这话,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只要秀哥没事,他们也就安心了。

“上官秀!”一旁,有人呼唤上官秀的名字。

众人纷纷让开,上官秀扭头一瞧,只见程麒正倚靠着墙壁而坐,胸前的衣襟敞开,里面包扎着好几道布条。他走上前去,拱手说道:“程大人!”

“你……你怎么来到凤凰山了?”

上官秀没有马上说话,他目光转动,看到花蝶、怒爪、铁猴三人都在,只不过个个都有伤在身,另外还有两名受伤的汉子和他们坐在一起,不过上官秀没见过这两人。

看到花蝶只是受了伤,并无性命之危,上官秀暗暗松口气,他对程麒说道:“我是听张孟、王品两位大人听说你们被困凤凰山,所以我才带着兄弟们赶过来营救。”

程麒皱起眉头,忍不住咳嗽两声,他幽幽叹口气,喃喃说道:“都卫府为何不派人过来,而是让你们赶来救援……咳咳……”

上官秀说道:“都卫府的人来不了了。”

“为何?”花蝶、怒爪等人面露惊色,齐齐看向上官秀。

“前晚,先帝崩天,新君继位,上京内外的军队皆不能动,包括都卫府和中尉府。”

“先帝崩天?”这一句话,让程麒等人身子同是一震。

“长公主继位后,已赐死都卫府天眼司的总都统邱大人,都卫营和地司的两位总都统,现在恐怕也已被赐死,程大人,这次你们受困凤凰山,反而是捡回一条命,言尽于此,我也要走了。”

“你……你去哪?”

“我?我被新君发配到贞郡守边疆,现在潜入川郡,营救各位,已是违抗圣命,我,真的得走了。”上官秀拱手施了一礼,挺起身形,又深深看了一眼花蝶,转身向外走去。

“等一下。”程麒叫住他,问道:“上官秀,你为何要来救我们?”

“如果我说感念程大人的知遇之恩,程大人会信吗?”

程麒摇头。

上官秀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程麒说道:“上官秀,本官,求你一事。”

“程大人有话请讲。”

“你被发配到贞郡的边关,能否,带上我这几名属下。”

“大人!”他的话让花蝶等人同是一惊,人们齐齐跪坐起来,眼巴巴地看着他。

上官秀不解地问道:“程大人,你打算……”

“我要回上京!”

呼伦贝尔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三亚整形美容
周口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呼伦贝尔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三亚整形美容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