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诸天王座第1032章当面质问

2020-01-25 11:51: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诸天王座 第1032章当面质问

“少主,下一步你怎么做”

洪荒宇宙,古人界的入口,易阳悬于虚空,面前出现了一道画面,正是四圣兽染血,几乎是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画面,但见易阳双目寒意宛若是幽暗深渊一般的恐怖,周身散发出了彻骨而又冰冷的寒意。

老疯子的身影洞穿而出,浮现在了易阳的身边,微微的露出了几分的无奈之意。

“不管如何,将心儿妹子抢过来,不能让那狗日的天道夺了心儿妹子的力量,不然洪荒宇宙无人能够镇压他,一|猪|猪|岛|但天道夺取了心儿妹子的力量,一切既将是大祸临头,那便是代表着洪荒将由天道主宰,想要突破将要面临三劫九难,任何人都将是必死无疑。”

易阳心中盘桓许久,最终决定是压制心中的怒意,暂时不揭破天道的真实身份。

“少主,你就不怕狗日的洪荒天就是想引你过去,从而夺了你的无极宇宙吗?他这么做,未免没有这样的心思,不得不防啊!“老疯子知道易阳图谋的是什么,但是易阳是个极其能够忍的主,天道如此手段,易阳断然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

“想比于我的无极宇宙,肯怕比起我的手段与武道,以及种种计策,他更想要我效忠罢了,既是如此,不若去趟一下,不管是为了四圣兽,还是心儿妹子,我都必须去一趟,躲避永远不是个事,我想纵然是天道,这个时候力量没有恢复,当不至于和我翻脸,不然对他没有好处,我的手中也有足以影响他命的东西。”

易阳强行平复心中的怒意,身影那是瞬间的朝着古人界而去,近乎是一步已经是到了人皇殿的门口。

人皇殿中的玄天宗双瞳陡然是冒出了一股闪耀的神芒,宛若是天道一般的腐蚀众生,充斥着让人骇然的气息。

“果然来了吗?无极宇宙,易阳,你终究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若是这次乖乖为我所用,那么或许我夺你宇宙,而不会要了你的命,不然的话,连你的命一起收了。”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擅闯人皇殿,还不跪下。”

一名不朽者三重的强者瞬间睁开了目光,近乎是一步到了易阳的面前。

易阳目光一闪,一股滔天的狂暴气息爆发而出,单手挥舞而出,宛若是火山爆发一般,漫天的血气犹如是诸天大神魔滚滚而出,交织出了狂暴的力量,一击砸在了不朽者的头上,生生将其头颅拍爆,连带着身躯也是碾成了碎肉。

“玄天宗,你特么给我滚出来,我易阳拿你当兄弟,几十年前曾为你挡刀,舍命救下你,数月之前,人族危机,我临危受命,调四圣兽镇我人族气运,你特么就是这么对我,我易阳何曾亏欠过你半分,何曾,玄天宗,今天你特么要不给我一个交代,老子将你这人皇殿给拆了。”

易阳宛若是一头星空古兽,爆发出了慑人心魄的狂气与怒意,尤其是那滔天的杀伐之意,直让人是从骨子里感觉到了寒意。

玄天宗站起身躯,整个人显得是直愣愣的,他想过无数种与易阳会面的情景,威胁,利诱,逼迫,等等情况,可就是没想到易阳会如同一只野兽一般,直接找他兴师问罪,毕竟易阳向来是冷静,而且行事非常睿智,从不轻易动怒,除非是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可仅仅只是几头野兽而已,易阳居然是如此的暴怒,这让洪荒天一时间,到是哑口无言,根本不知如何去面对。

“怎么,玄天宗,你怎么不説话,你到是説啊!理亏是了吗?你説不出来了是吗?或许他们四个在你的眼里就是野兽,就是四只可有可无的野兽,但他们是我的兄弟,是我易阳的至亲,是我的朋友,乃是我玄黄大世界带出来的兄弟,你这样对待他们,你特么有把我放在眼里,是在打我的脸吗?”{易阳一步步的逼上前,整个人透露出了无尽的怒火,直接是一把抓过了玄天宗的衣领,完全就是喷了他一脸的吐沫星子。

“易阳,你这xiǎo畜生,你想干什么,你想嗜君吗?你这是大不敬,你这是欺君罔上,论罪当灭九族。”

痞子龙的身影直接是冒了出来,露出了一个极致的怒意,对着易阳就是一阵咆哮。

“我灭你一脸,滚。”

易阳反手甩了过去,一巴掌生生将痞子龙的身躯拍出了人皇殿,依旧是满脸怒视的看着玄天宗,吼道:“玄天宗,你特么到底什么意思,我易阳究竟那里对不起你了,是刨了你老子的祖坟,还是上了你老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人人都要逼我,为什么你们都不给我活路,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既然连你都在背后坑我,那么索性大家一起死,去你吗的人皇之位,去你大爷的人族。”

易阳吼声如雷,周身突然是绽放出了恐怖的是黑色火焰,这不是大道之火,而是虚无之火,真正燃烧万物,焚烧一切的虚无之火,面前的玄天宗虽然是洪荒天夺舍,现在的力量还没有恢复,这就是一个比不朽者强不了多少的存在,若是真的一起死,这虚无之火,足以是将其肉身焚烧一空。

“易阳,住手,有话好説,有话好説,有什么事情坐下慢慢谈,没必要大家闹的这么死,给贫道一个面子如何。”

太上的身影也是浮现而出,整个人露出了重重的叹息,他最怕的就是与易阳反目,但终究还是反目了,而且反目的是让人可怕。

“易阳,难道你就不准备听我一言吗?发泄了这么久,想必你的火也是发泄够了吧!你也是人皇,我也是人皇,难道大庭广众之下,你就不给我留半分面子吗?如果我説这些事情不是我干的,你相信吗?”

玄天宗的目光之中闪烁着一股阴霾之意,给人一种无边平静的气息,尤其是一眼眼睛露出了无边的淡漠之意。

“你特么都不给我留脸,你还指望我给你留脸,玄天宗,你不了解我吗?我是幻月城的祸害,我是纨绔,你特么动了我的兄弟,你让我给你留脸,今天我若是不找回场子,三界之内,我易阳的老脸何存,你是人皇,难道我就不是人皇吗?你除了挂了你老子的名字,凭对人族的功绩,你算老几,今天你不给我交代,我第一个反了你。”

易阳死死的抓住玄天宗的脖子,发出了宛若是野兽一般的怒吼,彻底是失去了冷静一般。

“你”

玄天宗被易阳这种近乎是无奈一般的脾气,搞的是彻底没有半diǎn办法,因为易阳本身就是一个无赖,这一diǎn毋庸置疑,无奈耍起横来,谁也没有办法,偏偏这个无赖还有一身强悍的修为。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地址
长兴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内蒙古专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锦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福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