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茅山奇术 第八十一章 厉鬼消除

2019-10-12 18:00: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茅山奇术 第八十一章 厉鬼消除

木棍烧成灰烬后,一道闪电就顺着地面流入太极八卦印中,只见太极八卦印上随着闪电流入,半边太极图案立即变成雪白色并发出明亮之光,而另外半边则是黑漆漆一片,正好将化为灰烬的木棍之灰全部吸收在内。

一黑一白太极图案应运而生,同时开始从老邢脚下散发出一丝淡红色玄光,玄光将老邢整个身体都笼罩其中,在红光的映射下,老邢身体之中,慢慢的有一个魂体从其体内分离开来,并且在不断的痛苦挣扎着。

开了天眼的杨兆德一眼就看出来了那魂体的面貌和体型,一脸肃然和长须长发,又哪里是老邢的魂魄。看来这一招天雷咒是成功了,相比那生为几百年厉鬼的天幕将军也是抵不住太极阴阳玄光的刺激,想要从老邢体内挣脱出来,只不过他哪里又有这样的机会,如今看着天幕将军的魂魄已经脱离了老邢本体,老邢也是一脸苍白的倒在了地面。

站在一旁的老者见此,立即冲了上去,一把将老邢抓住就朝五行阵外围拖拽,这时老者也顾不得老邢的身体在地上拖动会不会受伤,他只想将老邢立即从那厉鬼的身旁带走,以免让其又被附体就麻烦了。

老者动作极快,只是片刻就将老邢带出了五行阵。不过天幕这时却完全失去了力量,先是被太极八卦印束缚,再是受到天雷咒的攻击,自身魂体已经处于崩溃状态。

杨兆德见此,立即抓住了机会,再次大喝一声,手中灵力催动,乌云之中又一道闪电破云而出,飞速落下。在经过前一次的施展后,杨兆德也有了一定的经验,此时控制能力也有所加强

,这一回闪电落下后,并未寻找引体,而是直接将天幕的魂体作为了攻击目标。

闪电不偏不移的落在了天幕额头之上,天幕一声仰天长啸,声音穿破云霄,直达天际。方圆一里之内,听到这一声长啸的生物,无不惊颤不已。

不过只是一声,仅仅一声的长啸,天幕的魂体就开始慢慢的变得透明,原本怒杀之色的面相,也缓缓的开始平淡下来,看上去,他就像是一个累到了极度的老者,就连说话,也没有了力气。不过从天幕的神色看来,似乎已经恢复了意识,没有了之前的怨怒,多出了几分安详。当他发现自身魂体在消散后,并未作出什么举动,而是闭上了双眼,就如解脱了一般,去享受那份难得的安逸。

杨兆德知道,那是天幕将军在经历了几百年的挣扎后,终于放开了一切的表现,他累了,需要休息了,就算是魂飞魄散,他也能如此安然的去面对。

随着天幕将军的魂体最后一丝变成透明,彻底消失在了天地之间,杨兆德也收起了灵力,整个人如虚脱一般瘫软在了地上,在经过这么一轮战斗后,杨兆德只觉身心憔悴,血管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感觉到了疲倦。

老者见天幕消失后,长呼了一口气,连忙走到杨兆德身边,慢慢的将他扶起,嘴里则不断的赞扬其聪慧又勇气可嘉。

杨兆德从地上起身后,看了看眼前白发的老者,若有所思的问道:“不知老伯贵姓……”在见识到了老者那不一般的武学后,杨兆德从心眼里敬佩这位老者,所以有心想认识对方。

老者微微笑了笑,端详了一番杨兆德回道:“姓名只是一个称谓而已,有没有都无所谓,你就叫我三叔吧。”

“三叔……”杨兆德脱口而出,眼中还是有疑惑存在,似乎不懂为什么老者不肯告知自己姓名。

不过一番细想后,又缓了过来,修道之人,越是高手就越是看淡一切,这姓名,确实只是一个称谓,有无都不会阻拦到自己认识这位前辈。想通后,杨兆德又叫了一声:“三叔……”

“嗯,哈哈哈……孺子可教也……”见杨兆德如此乖巧,老者是打心眼里喜欢。顿了顿,老者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问道:“方才我见你所施展的法咒,乃是茅山上乘法咒天雷咒,这道法咒不到掌教级别,是不可能学的到的,你是如何得知这天雷咒法诀的?”

见老者询问此事,杨兆德面色尴尬,苦笑回道:“三叔,这件事我不能说,还请您原谅……”对于此事,杨兆德也确实是有所苦衷不便告知,所以只能请求对方的谅解。

三叔也是修道之人,又怎么会不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见杨兆德不肯说,他也就懒得多问,笑了笑后说道:“现在已经无事,我们赶紧看看这被厉鬼附体之人的状况吧。”说完,三叔就转头看向了倒在地上晕厥不醒的老邢。

经三叔这么以提醒,杨兆德才想起老邢还躺在地上不省人事,随着三叔的目光,杨兆德几步就来到老邢身旁,蹲下查探老邢的状况。经过一番检查,杨兆德发现老邢魂魄到是安然无恙,只不过因为被鬼附体,遭阴气噬体,自身的血液也已经变得冰凉。对于治疗邪气,杨兆德还有一些办法,可是面的这鬼气,杨兆德也奈何不得,无奈只有再次将目光看向了三叔。

三叔见杨兆德投来的目光,当即会意,来到老邢身旁后,检查了一下老邢的身体状况,接着说道:“阴气噬体,血脉冰寒,乃是频死之状……”

杨兆德也知道老邢的状况,可是自己又没有法子治疗如今的老邢,于是问道:“三叔,不知您可有法子救救他……”

“我也不敢保证能救的了他,只能尽力一试……”因为这老邢不像李海波和桃百的状况,他们只是受到了外伤,并未被鬼气噬体,而这老邢却是被老邢附体,全身血脉都受到了阴气侵蚀,所以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只能权当死马当作活马医。

在没有办法的前提下,杨兆德也只能让三叔一试。三叔先是将老邢扶起来坐直,接着将左手往老邢额头上猛力一拍,右手则快速的在老邢身体的各个穴位施点,大约一分钟的样子,三叔就落指点了老邢身上三十多处穴位,整个人也是累出了一身大汗。

将穴位点完后,三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点了点头说道:“阴气已经从他体内排出来了,现在就只能看他自身魂魄之力够不够坚强。”

虽然老邢还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但现在他体内已经没有了阴气,至少是又多出了几分存活的希望。杨兆德慢慢的将老邢扶起放入不远处的帐篷凉席上后,又走了出来跟三叔道谢:“多谢三叔出手相助……”

“这些人,可都是你救的,谢我干嘛……”三叔显得毫不在意,话中的意思却还是称赞杨兆德。

杨兆德缅甸的笑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烟递给三叔,为其点上后,自己也点上一支,再看了看天色,乌云已经消散,而三叔则是看了看远处的山头说道:“现在没事了,去叫你那些个哥们都出来吧。”

杨兆德点了点头,便只身向不远处的山头大吼起来:“都出来吧,没事了……”他的声音很大,在山谷里来回的飘荡,不到一会,就传入了躲在山头的一伙人耳中。

听闻没事后,一伙人赶紧扶住已经醒过来的李海波和桃百向矿井处走去,当一群人来到矿井处后,发现老邢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帐篷里,而且还是不省人事,所以都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好奇,纷纷走到老邢的帐篷看望。

而三叔则走到了杨兆德身前,有意的看了看杨兆德后说道:“小伙子,你今年多大。”

“三十出头……”杨兆德回道。

“师承何处?”三叔又问道。

杨兆德本想直接回答自己师傅的名号,可一想又觉得不妥,这茅山派的分支一向很多,就算说了自己师傅的名号恐怕三叔也不认识,想了想后,杨兆德回道:“师傅已经过世,名号去不便告知。”

杨兆德不说,三叔也就懒得去问,而是说道:“不知小伙子你有没有兴趣再拜一次师……”

听到三叔这么说,杨兆德心里一阵激动。听三叔话里的意思,是有意收自己为徒,刚才三叔的能耐,杨兆德也是有所见,其武学之中蕴含了道法,道法之中包含了武学,可谓是以武得道,这份能耐,可不是修道之人谁都能有的。

杨兆德听三叔说想收自己为徒后,却是也是有所心动,不过师父临终前交代过,门下的师兄和自己,在其临终后不可再改投他人门下,而且师父还交给了自己一样极为重要的东西,自己也答应过师父的要求。在内心的一番挣扎后,杨兆德还是拒绝了三叔的盛情:“三叔,在家师临终之际,我答应过他不在改投他人门下,所以三叔的盛情,杨兆德心领了。”

“哦,这样嘛……那就着实是可惜了……”三叔对于杨兆德可谓是喜爱至极,听他说不愿拜在自己门下为徒,不免心底升起一丝惆怅。

不过一会后,杨兆德双眼却望向了李海波,他想起了刚才李海波奋不顾身的情景,心里对这个跟自己年纪相当的男子也心存钦佩,于是有了举荐之心:“三叔,我觉得刚才冲出来救人的那男子,也是一个难得的人,不知三叔能否收他为徒……”

三叔见杨兆德举荐李海波,便将目光看向了还在捂着自己脖子揉搓的李海波,仔细看了看后,便向李海波问道:“小子,你可愿意学武?”

铜川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白银好的白癜风医院
嘉峪关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铜川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白银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