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萌妻难驯 第七十九章 不是给人吃的

2019-10-12 22:53: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七十九章 不是给人吃的

再次回到病房,陆雪漫的手上多了一样东西。[燃^文^书库][]复制址访问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她离开的这段时间,权慕天找来了主任医生和接诊的xiǎo护士。

据説,看到病历和用药记录以后,某女紧张到不行,巴掌大的xiǎo脸拧在一起,急的差diǎn儿哭出来。

听了这些,他瞬间不郁闷了,反而认为这次院住的值!

“老婆,魏警官的妈妈怎么样了?”

嘴角噙着轻轻暖暖的笑,权慕天眼中泛起柔和的光泽,帅的惊天动地、没天理。

“虚惊一场。”

深吸了一口气,她压下爆发在即的xiǎo宇宙,勉强扯了扯嘴角,把一团黑漆漆的东西递了过去。

“老公,我去问了几个中医。他们説,胃不好三分靠治疗,七分靠调理。想治好胃痉挛,中医比西医更靠谱。所以,我就买了这个。”

看了看黑黢黢的一坨,他立刻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老婆,这是什么东西?”

“黑蚂蚁窝。”

掰下一xiǎo块儿,陆雪漫从专业角度严肃的分析道。

“黑蚂蚁可以入药,它们的窝营养和药用价值比它们高几百倍。那个老中医説了,只要坚持半年,保证你吃嘛嘛香。”

“这个要怎么吃?”

“嚼着吃,像我一样。”

咔吧咬了一口,她满足的咀嚼,不一会儿就把手里的东西吃光了。她掰了更大的一块,塞进男人手里。

“吃嘛!”

这东西真的能吃吗?

权慕天满脸黑线,尽管她笑得人畜无害,可直觉告诉他,这绝对是个坑儿。

“老公,为了你的胃,还有我的幸福,吃嘛!”

她吃的那么干脆,应该不难吃吧?

要不要试试看?

试探着咬了一xiǎo口,怪异苦涩的味道让他一阵反胃,差diǎn儿把喝进去的粥全部吐出来。

陆雪漫,你的演技真好!

面皮抽了又抽,男人喉头滚动,皮笑肉不笑的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漫漫,你可真是我的好老婆。”

“那还用説!”

男人神色如常,看不出有什么不对。

那东西难吃的到没朋友,闻着都想吐,他居然没反应,这不科学!

她偷偷掰了一块放进嘴里,嘴里都是古怪的味道,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站起身想去卫生间吐出来,却被一只大手捞了回去。

“老婆,你要去哪儿?”

“我去方便一下……很急……”

她面容扭曲,那味道忍得了一次,绝对忍不了第二次,酸水一股股涌上来,她真的扛不住了。

“真是太巧了,我也很着急,还是我让这个病号先去吧。”蹭了蹭她的鼻尖儿,权慕天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她顿时欲哭无泪,偏偏没理由拒绝,“好,你先去……”

本以为他掀开被子是打算下床,谁想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回过神儿来,已经被他堵住了呼吸。

鼻端、嘴里都是苦涩怪异的味道,她森森一抖,想要吐出来,却被他堵住了嘴。

他居然没咽下去,反而把吃进去的都度给了她。

大叔,你太没人性了!

“老婆,黑蚂蚁窝是好东西,我不舍得吃,你可千万别浪费哦。”

“唔唔唔……”

男人伏在她上首,倨傲的看着她,嘴角挂着算计得逞的笑,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诡异的味道让她再也忍不住,狠掐了男人一把,逃命似的的窜进卫生间,对着马桶一阵狂吐。

看着她狼狈的身影,权慕天走过去,轻轻拍打她的脊背。

烦躁的甩开他,某女毫不领情。

xiǎo女人鼓着包子脸,气鼓鼓的样子,别有一番味道。他嘴角勾起疏狂的笑意,低沉的嗓音中带着控诉的味道。

“老婆,是你成心耍我好吗?”

“谁让你装病?”

横了他一眼,陆雪漫又一阵反胃,继续抱着马桶狂吐,根本停不下来。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

这不科学!

“谁让你那么爱哭?”

大叔,拜托你搞清楚好伐?

如果不是你无事生非,我会掉眼泪吗?

“魂淡,你不讲理……”哀怨的看了他一眼,她瘪着嘴,夺过男人手里的苏打水,不停地漱口。

“你无理取闹……”

一句玩笑话却惹得某女眼泪汪汪,“权慕天,你欺负人……”

“老婆,刚才你也欺负我了,咱们扯平了。”

大叔,虽然脑筋不如你灵光,但绝对不傻。明明是你赚了便宜,还装的这么无辜。

你演技这么好,你妈知道吗?

“……你欠我一次,你还不承认……”

她不依不饶,伸手去摸眼泪珠子,却把水滴抹上了脸颊。偷偷扫了他一眼,确定没有被他识破,便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可权慕天耳聪目明,早把她的xiǎo动作看在了眼里。

“老婆,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打算怎么惩罚我呢?”挑起她的下颌,男人吻上她的眼泪,坏笑着説道,“我老婆的眼泪这么高大上,跟苏打水一个味儿。”

又被发现了!

大叔,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你就不能让我赢一次吗?

某女顿时无地自容,只想找个没人的角落蹲着哭会儿。

她囧迫到不行,权慕天却心情大好,湿了毛巾拭去她脸上的水痕,冷魅惑的声线性感的让人想哭。

“老婆,讲和好不好?”

扫了他一眼,陆雪漫开启吐槽模式,“装病是你的错……让我吃蚂蚁窝也是你的错……”

“都是我不好。”

“你説我喜欢司徒信,还会跟他跑路……还不理我……”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是我的错。”

“你抢我,还手脚不老实……你个坏人……”

被她搞得哑然失笑,权慕天揉了揉她的额头,説的一本正经,“按照法律规定,我只能对你动手动脚。”

“新婚姻法规定,你那种行为叫强……”

不容她説完,就被攫住了唇瓣。她的挣扎毫无效果,较量了没几下,就让男人占了上风。

反手锁上卫生间的门,权慕天缠着她,不断加深这个吻。狭xiǎo的空间里温度不断攀升,好像有什么碰到一起,擦出了一片火花。

过热的温度让她喘不过起来,一时间晕头转向,整个人软在他怀里,毫无意识的勾住他的脖子。

镜子里两个身影交叠,陆雪漫有些承受不住他的攻势,不住的往下掉。

抱着她坐上琉璃台,冰凉的触感让她的意识回笼,慌乱的挣扎想要避开他的纠缠,“你别这样……期限还没到……我没准备好……”

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浇灭了男人心里那团火,也带给他巨大的挫败。

他以为陆雪漫已经爱上他了,难道这只是他的错觉?

权慕天从没被女人拒绝过,她是第一个!

“你要是没事了,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推开他,陆雪漫红着脸,气喘吁吁的跑了出去。

她仓惶逃走,并没有发现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

听説权慕天要出院,白浩然激动的不行,特地赶过来送行。

可走进病房一看,他傻了眼。

她怎么来了?

宋晓雨坐在床边削平果,笑着説道,“浩然哥哥,我听説慕天哥哥住院了。过来看看他,顺便带了diǎn儿吃的。”

他diǎndiǎn头,在屋里扫了一圈儿,也没见到陆雪漫的影子。

嫂子去哪儿了?

该不是被气走了吧?

“慕天哥哥,你也太不注意身体了。那么多年都好好的,怎么偏偏结了婚就复发了呢?听説,嫂子不会做饭,是不是真的?”

她孩子气的説着,很好的掩藏了攻击性。

推开门,她的话就飘进了某女的耳朵。紧紧捏着缴费单,陆雪漫把火气压回去,慢慢走了进去。

xiǎo女人绷着嘴角,权慕天含情脉脉的看着她,轻声説道,“家里有佣人,她不需要动手,只要帮忙吃就够了。”

“自己做饭做的是心意。今天这些菜都是我亲手做的。能为心爱的人下厨是作为女人最大幸福。慕天哥哥,你説是不是?”

她当然明白宋xiǎo雨的意思,却没有生气。

“你説的没错。可能你还不知道,我老公的手艺一diǎn儿也不比米其林大厨逊色。”

唇角扬起好看的弧度,深深的梨涡浮上脸颊,娇柔的语调里满是得意

“只可惜,权氏私房菜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哦!”

冷了她一眼,宋晓雨装出惊喜万分的样子,“慕天哥哥,想不到你还有这么一手,改天我带xiǎo天去你家做客,你可要好好款待我们啊!”

抛媚眼有用吗?

拜托你好好清楚,他是我老公!

“在外人面前,怎么能让他下厨呢?想吃饭还不简单,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冷哼了一声,她傲慢的反问,“嫂子,你做的饭能吃吗?”

“我做的饭不是给人吃的,但对某些生物来説,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味。”

居然骂我不是人!?

陆雪漫,你太过分了!

打开保温桶,陆雪漫的脸立刻垮了下来,“你不知道胃不好的病人不能沾荤腥吗?我该认为你是故意还是无知呢?”

宋晓晓雨不服气的问道,“浩然哥哥,她説的是真的吗?”

尴尬的笑了笑,白浩然笃定的diǎndiǎn头。

“无知真的会害死人哦!”

“慕天哥哥,我改天再来看你!”狠狠剜了她一眼,宋晓雨气冲冲的走了。

抚上她的脸颊,权慕天目光柔软,“老婆,无聊的人已经被你赶跑了,咱们也该走了。”

回到别墅,陆雪漫闭着眼睛被他带到了二楼,拉着她的手推开门,他轻声説道,“可以睁开眼睛了。”

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她感动的稀里哗啦。

朝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陇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新疆治疗龟头炎医院
朝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陇南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