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爵迹 第一百四十二回:埋葬之物

2020-01-18 03:12: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爵迹 第一百四十二回:埋葬之物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郡王府

麒零看着此刻坐在会议桌两旁沉默的众人,他们的脸色都不是太好。

这些日子以来,所有人都在为突破囚禁之地的三重关卡进行着体能和魂术方面的练习。麒零甚至还在幽花家地下室的那个温泉池子里,不断练习着憋气的本领,因为一想到毕竟魂塚是在雷恩深海,他就觉得很有可能会用得上。他现在也能够让苍雪将自己带上高高的天空,然后从高空自由下坠时,保持绝对的冷静和平稳,他的身体也基本可以做到不自动触发魂力反应。

甚至幽花也在不断地挑战着自己永生愈合的极限。最开始她练习的时候,麒零还在旁边为她鼓掌加油,但随着幽花放血的容量从一个酒杯,慢慢变成一个铜盆,最后她脸色苍白地撩起袖子走向庭院中间那个喷泉池的时候,麒零虚弱地捂着眼睛逃走了:你先练,我晕血

但很快,他们发现,他们一直忽略了最后一个绕不过的问题。

你们想好最后一关到底要怎么解决了吗?如果没有办法,那前面我们又是跳崖又是放血的,也没有任何意义啊,最后还不是死在大门口,功亏一篑。天束幽花看着沉默的莲泉和银尘,有点忍不住了,开口打破了会议室里的沉寂。

银尘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微微皱起的浅灰色眉毛,看起来像是疲倦的灰烬。

银尘,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你说最后一个关卡,需要舍弃魂器才能进入。可是,我们俩的天赋都是无限魂器啊,舍弃魂器对我们来说,根本微不足道吧?为什么你们会觉得这一关是个死结呢?

莲泉抬起低垂的头,她看着麒零充满疑问的面容,低声对他解释道:‘舍弃魂器’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准确来说,白色地狱在设计之初,就设下了一个无法突破的桎梏,那就是,当这个囚禁之地被放入囚犯,大门关闭,激活囚禁封锁之后,这个牢笼就只能再被开启一次,开启后一旦重新关闭,那么这个地方将永远地被封闭起来,里面的人将再也无法逃脱。我相信白银祭司当初这样设计,也就是做好了打算:要么,就是大门开启,吉尔伽美什被释放;要么,就是永久地被囚禁。在这两个极端中间,没有任何缓冲的地带,不允许任何的探视接近要保持白色地狱大门维持开启状态,就需要持续消耗魂器。简单来说,白色地狱大门外的那个用来献祭魂器的雕塑,其实就是一个蚕食魂器的倒计时装置。一件魂器从释放出体内,插进装置的凹槽,到最终被完全吞噬,这段时间就是我们突破白色地狱,营救出吉尔伽美什的期限,但是,我想,没有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突破最后一层关卡

当银尘进去之后,我可以守在门外啊!只要看到一件魂器快消耗完了,我立刻再补进去一件不行吗?麒零满脑子问号。

可以是可以,但是莲泉轻轻地摇了摇头,你哪里有那么多魂器呢?

这还不容易吗?我上街买一些刀枪棍棒不就行了吗?

普通武器无法被倒计时装置所识别,能够维持白色地狱大门开启的武器,必须是来自魂塚的魂器才行。银尘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此刻窗外渐渐暗沉下来的暮色,仿佛声线里渗进了涩哑的沙砾。

那那我们不是要经过第一层魂塚吗,路过的时候我们再多收几件,反正我们的天赋不是无限魂器吗?既然无限

你应该知道,我们每一个进入过魂塚,并且从魂塚里拔出过魂器的人,身上都会留下标记,被标,是不可能再从魂塚山崖上拔取任何魂器的。天束幽花打断麒零。

那那银尘这么多魂器,是从哪儿来的?麒零愣了愣,然后看着低头沉默的银尘。

银尘所拥有的魂器,是他这些年在亚斯蓝国境内四处游走,寻觅到的曾经隶属于历史上的王爵使徒们遗落在各地的远古魂器。莲泉回答道。

那就让银尘把他的魂器给我好了,我负责守在外面!麒零还是不死心,他想不明白,总会有突破的办法吧?要不然这囚禁之地干脆彻底封死得了,干吗还这么机关算尽地折磨人呢?

我的魂器里充满了我的魂力,在这些魂力消散之前,你是没有办法收为己有的。我之所以去找寻那些远古遗落的魂器,就是因为那些魂器上面已经没有了曾经拥有者的魂力,我们的天赋才能发挥作用。而要等到魂器内的魂力自然消逝,起码需要五年以上的时间银尘的声音很低,有一种绝望的悲哀。

麒零不再说话,他看着银尘在暮色里闪烁着的眸子,心里像是有一张纸被揉皱了起来,发出哗哗的声音。

我想到了!天束幽花突然站起来,她的声音因为兴奋而有一些颤抖,我有办法了!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郡王府地底墓穴

冗长的下沉台阶隐没在前方的黑暗里,天束幽花手里的油灯照出一小圈毛茸茸的黄色光晕。麒零跟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地朝着地底走去。

此刻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圆拱型的下沉隧道,隧道很深,仿佛通往暗无天日的地底。隧道两边的墙壁上也并没有像常见的地下通道一样设置灯火照明。墙壁由一种深灰色的石材堆砌而成,麒零伸出手摸了摸石壁,光滑冰冷,透着刺骨的潮湿寒意。

靴子踩出的脚步声,在通道里发出回响,像是有人在身后跟随着他们。

麒零的心里有些发毛。

特别是在幽花告诉他,他们是前往郡王府地底的家族墓穴之后,这种瘆人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像是有一双冰冷的手,一直在抚摸他的后脖颈一样。

走了一会儿之后,前方的黑暗里,隐隐透出一些幽蓝色的光晕来。

麒零弯下腰,朝光源处看去,发现台阶已经到了尽头,台阶伸展出一个圆形的平台,平台之外,是一个非常宽大的地底石室——说是石室,麒零心里明白,这就是墓穴。

墓穴是一个非常工整的长方形,四周的墙壁上有着火把和壁龛,里面燃烧着看起来像是魂术维持的蓝色火焰,这也是这个地底墓穴的光源。

墓穴长的两面靠墙位置,一边各有四座黑色石材雕刻成的看起来像是墓碑的基座,远处墓穴的尽头,也就是短的那面墙正中间,有一个孤零零的暗蓝色基座。

每一个石座背后,都是一个幽暗的洞穴入口,洞穴里面放着一口沉甸甸的大理石棺材。

一共九个洞穴,九尊石棺。每一口石棺上都有一个凹槽,上面插着黯然失色的魂器。

这是我们家族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王爵和使徒,他们生前使用过的魂器,也都作为陪葬品,一起被供奉于此。我想,这些魂器内部的魂力早就已经消散殆尽了,正好可以供你使用。九件魂器能够争取的时间不多,但是肯定比一件魂器更有希望天束幽花的声音在地底墓穴里,发出幽幽的回声。

麒零看着棺材上树立的剑枪斧最远处那个暗蓝色墓碑基座后面的棺材上,供奉着一个镶嵌满了碎钻的王冠,和其他那些已经黯然失色的魂器不同,这枚王冠看起来依然崭新而锋利,金属反射着室内幽蓝色的光线,碎钻闪烁着刺眼的彩虹光斑。

那顶王冠,我知道,叫作‘虚弱冠冕’,我曾经在家族的记载上有翻阅到,这顶冠冕具体的能力我回头帮你查询清楚。另外的八件魂器,我想肯定也都记录在了我们家族的历史上,应该都能找到。知道这些魂器的能力,你就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它们的作用了,这样在抵达最后一层白色地狱之前,你也能使用它们进行战斗,而不仅仅只是当作最后用来供那个装置吞噬的材料了。

这都是你们家族一直保留继承下来的魂器啊,我都拿走了,会不会麒零抠着自己的手指,有点过意不去。

放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底,也没什么意义。交给你,至少还能派上点用场。我想我的老祖宗们应该不会介意吧。天束幽花苦笑着,而且,这次的营救希望小得可怜,也许我们都会死在营救的途中,我们这个家族,可能到我这一代,就没有了。那这个供奉的墓穴以及这些魂器,就更没有意义了

幽花,对不起麒零看着幽花闪烁的眼睛,心里非常内疚,要不是自己坚持要跟着银尘去的话,也许幽花根本就没必要陪自己去送死。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反正已经被你们拖下水了,就算不跟你们一起去,我也随时会被幽冥抓走。反正都差不多。她转身朝台阶上走去,你赶紧把这些魂器收了,我先上去了,这里又冷又阴森,待久了我心里不舒服。

天束幽花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石阶上方。

麒零的目光从九件魂器上一一扫过,金色的魂力渐渐从他的爵印里汹涌而出,沿着他身体里的魂路快速游走起来。

九件暗淡的魂器,开始隐隐发光,金属的共鸣声在这个空洞的地底墓穴里尖锐地震荡起来。

长春牛皮癣医院地址
武汉市做飞秒哪个医院好
贵州哪里治疗癫痫最好
泉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治牛皮癣中山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